山德森宣言 2015
評分: +2+x

8kq7gxt2eth41.jpg?width=640&height=399&crop=smart&auto=webp&s=86fbd8186cf887402b3d256566a58051bbc76477

引子

我們的「克羅斯嚼腦日(Koloss Munching-Head Day)」——一個純然巧合和我生日是同一天的日子(12/19)就要到了。今年我就要邁入四十歲,但這件事對我而言,似乎不像其他人的那麼戲劇性。因為從我的行為模式,身邊的人老早就開玩笑說我是個「年過不惑的老頭」,我想我終於達到了這個目標。

從我完成第一本書到現在,也將近二十年了。我依然記得那時和大學的朋友(像迷霧之子的康拉德和橋四隊的達雷1)開玩笑說,到了四十歲,我們都會變得有錢有勢。
事實是,我一直都想讓這夢想成真。不是「有錢」或是「有名聲」的部分,因為兩者都不那麼吸引我。我只知道如果缺乏一個具體而穩定的寫作事業,我可能從未能將寰宇孕育出來。

也許這就是「不惑老頭」這稱號的起源吧。我的二十歲年華基本上都耗給了寫作,像被奴化一樣的試圖搞懂怎麼塑造一個故事。當時,朋友們都叫我放鬆點,但在我的夢想還如此龐大的時候,我不能這麼做。儘管社會一直要我們相信,但辛勤未必就能全然化為成果。對我來說,能讓我坐在這裡和你們談這些事的成就可是囊括了不少幸運的成分在裡頭。
而,我在這裡,真心覺得事情不能在變得更好了。人們似乎常常對我的生產力感到困惑;當我和其他的作家聚在一塊時,他們有時會鬧著說我是圈子中的「大人」。我想這是因為——對他們許多人而言,寫作是一個更趨近於本能的過程。坐著並談論商業上的事務或他們的寫作目標,並且全然不顧以最冒險的方式達成他們的成就。而這招在他們身上真的奏效了;他們創作出,即使是我也感到滿腔熱血的偉大作品。

然而,也總有一種感覺來自粉絲、社群,作家圈等等在我耳邊低語著多產不是一件好事。就像這個社會總認為創作者就該逃避截稿日,故事骨幹的問題,或者時刻提醒自己正在做什麼,或我們為甚麼要這樣做。就好像,因為藝術是痛苦的,我們就不應該享受創作的過程,而應該覺得倍受壓迫。
如果過去十年有那麼一件事情讓我感到驚訝,那就是異於大眾認知的,我十分喜愛自己的工作,還有我在說故事這方面的心理技巧。人們稱羨我的多產,雖然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寫速很快的作家,我只是持之以恆的寫罷了。粉絲們擔心我有一天會變得泉乾枯竭,或者認為我其實是一群祕密結社的作家所組成的表象筆名而已(譯注:像《貓戰士》系列作者其實是三個作家合寫的虛構筆名)。這些說法很有趣,但真的沒什麼秘密。我正開始對這一切感到興奮,終於有機會創作出一些美妙的,能觸及他人生活的事物。某方面而言,這樣的觸及是正面的——我給予了讀者一些在緊繃生活中的放鬆時刻。另一方面,這些故事能以更深刻也更有意義的層次觸及人們的內心。兩種情況我都非常樂見。
將近三十年前,我在書中遇見了某種讓我印象深刻的事物。某種富含意義,讓我無法用言語闡述,帶來全新觀點、全新感受的事物。那時我就知道,我必須也學會這些作家所成就的壯舉。如今,既然我能用一樣的方式觸及人們的內心了,我可不會任意浪費這樣的能力。

我猜想這一切其實是一項警訊的序幕:我處理太多計畫了。其中許多都牽涉到了一個史詩級的主要計畫,也就是一共36冊(或更多)的寰宇系列作。甚至一些根本不在寰宇中的作品也開始找我的麻煩,催促著我和故事的進度,讓我得以探索已經在心頭纏綿多年的概念。
最近這十年簡直是不可思議。我在此感謝你,也感謝主,感謝你們賜給我這瘋狂的機會。我並不打算停下我的腳步。

我不愧對於「大人」這個稱呼,儘管,我才剛在年紀上正式達標而已。

今年事蹟

2015年似乎過得比去年慢了些,因為我花了好多時間搞編輯。

一月到五月:《禍星》

我今年的寫作時間主要獻給了《禍星》,補償去年為了寫兩本《迷霧之子番外篇》所犧牲的時間。回顧一下我的紀錄,我在五月初完成了《禍星》的終章。
寫作過程中間為了一些場合、其他作品的校正、《熾焰》的巡迴簽書會以及到阿聯的沙迦之旅(Sharjah, UAE)而曾被稍稍的打斷了。真的很忙,忙到我必須把今年剩餘的時間都拿來回饋我寫作課的學生們。我原本五月要幫他們的報告打成績的,後來則答應他們給他們每人一份小說的意見回覆,我最近才剛弄完啊。

六月到八月:《颶光3》

我真的有擠出一些時間寫《颶光》啦,雖然沒有完成多少。我得為了後來九月和十月裡,校正工作、巡迴和旅行的事情停下來。

九月到十月:校正和一項秘密計畫

到處旅行讓寫《颶光3》的工作變得有點困難,因為寫這東西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所以在校正之餘,我也打算完成一個已經糾纏我十年有的計畫(對,十年)。你們很快就會看到了,是短篇小說。

十一月和十二月:繼續寫《颶光3》

我打算就這樣一路把這本書寫完,就像我接下來會提到的一樣。不過,如果你想看看我十一月的寫作時間在幹嘛,你可以點一下這裡

一些我正在處理的大事清單

好,那我們來看看吧。每年的這個時候,我都會從我的計畫群中挑一批出來,作為明年的目標。你可以看一下去年的清單看看現在事情進展的怎麼樣了(順便看看我把今年的計畫處理得多好)。

再次感謝你們給予我在不同世界間到處切換的自由。也許我正在寫的並不是你想看的世界,而這可能蠻令人挫敗的,但是為了整體計畫,我必須要求自己有規則的處理這些作品。這是為了我的寫作健康著想,也是為了醞釀更大規模的好東西出來。

接著,我要把我正在處理的計畫條列如下,從我認為目前是「首要目標」的開始。這些首要計畫會成為目前我時間運用的重心。接下來我會談談一些我還在醞釀的計畫,不久後也會開始著手進行。

然後,事情就會變得有點不確定了。

Enjoy!


首要計畫

颶光典籍系列

颶光系列進展得蠻不錯的。我正在處理第三部曲,目前稱為《引誓之劍 Oathbringer》(目前看來這應該是最後定稿的書名)。這是我最主要的計畫,在它完成之前我暫時不會去搞一些短篇的小說或故事,所以你可以開始盯我的進度了!

這本書的上市日期還有變動。就算我明年早早完成,大概也要再過至少一年,或更久,你才能看到實體書。每本書的編撰、連續性和美術作業都需要大量的時間來完成。我已經告訴一些人2016年秋天會是最早的可能時段,不過我的團隊告訴我這想法有點不切實際。再看看吧,不過2017年應該會釋出。

那我當初說好的「18個月一本颶光」的超樂觀計畫呢?我寫得越多,越不看好這樣的目標。舉例來說,《引誓之劍》的概要就花了我將近一年才明訂出來。因為這些書中有太多游離的片段,實在很難決定它們分別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完成。而一旦我正逼著自己寫的東西出了什麼亂子,我就沒辦法再繼續處理這個系列了。

我會加快自己寫颶光系列的腳程,這是我接下來十年或二十年的主要目標,而且我全力奉獻心力於上。不過每一本,如同我以前所說的,都涵蓋了相當於四本書的情節。所以就算我每三年釋出一本颶光系列的書,也等於是三年內看到四本的故事份量了。

再看看吧。我會加緊腳步,同時也會想辦法,寫一點關於這世界短篇故事給你們(晚一點還會提到)。

進度:第三部進行中。

審判者系列

這個三部曲的最後一本書已經完成、校正,然後上交給廠商了。明年二月就會出版2,而且——是真正的——完結篇了。

我還沒決定要封上這個平行宇宙的大門,不過短期內也不會再回盼這裡了。如果真的這麼做,那就會有點像迷霧系列的回歸,以某種焦點轉移的模式創造出一個新系列來。我喜歡讓結局就真的是結局,即使這個世界和其中的角色已經有所成長亦然。

我對於最後一冊感到十足的愉悅,也期待能讓你們看到這本書,同樣感謝你們支持這個系列。曾經有些聲音表示寰宇外的東西不可能賣得比寰宇作品還好——不過這系列實在是和迷霧以及颶光系列一樣膾炙人口。看到人們同樣樂意跟著我踏上不同類型的旅程,是一種慰藉,也是一項樂事。

進度:完結啦!

迷霧之子系列

而說到迷霧之子,斯卡德利亞又在幹嘛呢?我的近期計畫,仍然是讓迷霧系列的作品完全延伸到我寫作生涯的各個階段,出版不同時代,不同人物設定的全新故事。(預計迷霧一共會有四個三部曲系列——古代,蒸氣時代,1980風格時代和未來式科幻,我們已經看過古代三部曲了)

我原本的設定是三個三部曲,不過瓦跟韋恩的故事讓這計畫擴充成了四個(你也可以把它們當成是第1.5系列,你高興就好)。這表示以後還是會有一個近現代三部曲,以及科幻三部曲。

我還有一本瓦跟韋恩的書要處理,而我準備在颶光3和4之間開工。不過那個時候,他們兩個的第三本書Bands of Mourning就會出版了(明年一月!)。

進度:第1.5系列的第三冊已經完成,第四冊不久後著手。

二級次要計畫

伊嵐翠

我還是有寫《伊嵐翠》續集的計畫(尤其看到大家對皮革精裝版的熱忱就知道,你們對這個世界還有興趣)。現在,我把它們排在瓦跟韋恩的書後面,一旦完成了,就會開始寫《伊嵐翠》續集。那時我們在斯卡德利亞的旅程可能會暫停一下,回過頭來看看賽耳有什麼新鮮事,之後再跳回1980年代風格的迷霧之子系列。

這本續集會安插在颶光4和颶光5之間的空檔開工。快了啦,只是比我原本預料的還要慢了一點。

進度:延遲,但會盡快著手。

陣學師

陣學師系列的第二冊(稱為Atzlanian)是另一個進度表上需要盡快完成的目標。我發現我沒有足夠的把握搞好這個平行世界的歷史跟文化,害我還得先停筆,找一堆補充資料才行。不過我完成之後,就要回來處理我的首要計畫了。

因此,我把這本書也安插在颶光3之後的空檔。希望那時不會被打回票。一般而言,在兩本颶光之間,我會盡量寫滿和一本颶光差不多字數的份量,這可以拿來填滿至少三本相對小本的故事。目前這三本書預計是《The Lost Metal》(迷霧1.5系列第四冊)、《The Atzlanian》,還有一項新計畫。(參見下方)

進度:延遲,不過也許會盡快上軌道

邪惡圖書館系列

這是另一項我們能盡快解決的計畫。隨著托爾出版社(Tor)明年年初會把這個系列的前四本書再版一次(二月開始),我最後終於能為你們帶來這個系列的第五冊了(也是最後一冊)。

再版的新美術插圖讓我感到非常興奮,因為我想這會是符合這領域讀者導向的封面。第五冊預計會在明年夏天出版,雖然我相信托爾的朋友們會把它排在八月而不是六月上市。這本已經寫好了,我正在做最後的編輯修正。(在某幾個我達到當日颶光進度後的傍晚)

如果你還沒看過這些書,明年春天再版時給它們一個機會吧。它們真的很有趣,不過和我其他的作品有天壤之別。它們超級瘋狂,還會三不五時打破第四面牆(譯注:也就是在書中和書外的讀者或觀眾對話,詳情請洽維基百科),所以它們也未必適合每一個人。它們也是我用來驅逐烏煙瘴氣的一個良方,尤其在我寫完其他更磅礡沉重的作品時更是如此。

狀態:第五冊完工了!

白沙(White Sand)

給一些不知情的人:這是一本跟《伊嵐翠》差不多時間完成的作品——只是我從未出版。當時認為只要它可以被出版了,我就會釋出它,不過在它可以出去見人之前,我總覺得它需要一個更紮實的校正版。

好吧,結果這個校正版就這麼被我一拖再拖,拖到我覺得如果我要把這支離破碎的東西出版的話,還不如重寫一次算了。然而,多年前的這時,一個有趣的機會來了,然後改變了我的看法。如你所見,漫畫公司炸藥娛樂(Dynamite Entertainment)前來詢問我有沒有任何東西,也許一本未出版的小說,能搖身一變成為一本很棒的圖像小說。

看起來這是一個很適合《白沙》的大好機會。我沒有時間搞校正版,不過另外一位作家能轉述我的想法,並且把(非常需要大刀修剪一翻的)原稿改編成圖像化的版本。我們同意了,然後開工。

我先前提過了,炸藥娛樂真的是值得共事的一家企業。他們雇來進行改編工作的Rik Hoskin先生,也是一位超棒的作家。而他真的打算保留我故事的核心概念,全部使用我原創的對話和敘述,然後去蕪存菁。美術設計Julius Gopez、色彩指導Ross Campbell、文字編排Marshall Dillon,以及編輯Rich Young都超完美的完成了他們超棒的工作。

這部小說很大(不意外),所以它也會以三本圖像小說的形式出版。第一部已經就緒了,我們也希望明年找個時間能釋出它。炸藥娛樂的仁兄們給了我公布幾張「搶先看」的權限,所以你們就看看吧!圖像小說《白沙》的第一眼:

三級次要計畫

破戰者

雖然納西斯3的幾個角色已經在其他的書裡出現(譯注:這裡超雷,跟近期奇幻基地的消息有關),我目前還沒有明確的時間表能回來寫《破戰者》的續集(目前定名為《宵血Nightblood》)

我知道有些人真的很想看這個系列的書,我也有意願這麼做,可是我一定要先找時間把《伊嵐翠》續集完成。所以在完成前你們不太可能看到《宵血》了(抱歉啦)

狀態:混沌未明

軍團

我還欠一些人另一本(也是最後一本)《軍團》的短篇小說,我也有這個計畫。很明顯的,短篇小說不像長篇一樣要求規模——這也就是為甚麼我會想寫它們的原因。不過我還不知道自己能擠什麼時間做這個,尤其是其他計畫都已經排滿的此刻。隨時都有可能開工啦——不過坦白講,我不覺得在2017年前有辦法這麼做(譯注:《軍團2:Skin Deep》原文"14年底已經出囉)

狀態:小小的混沌未明

寰宇短篇小說集

有陣子我一直在想要把一些寰宇的小片段故事匯集成一本精選集,因為應該會有些人不喜歡到處找彩蛋。

可能得花一年左右來搞這個。如果2016年沒有出版一本新的颶光系列的話,那麼年底時,我們就會取而代之的以一本精選集(附上颶光短篇)來補償大家。算是直到颶光3出版前,拿來解饞用的。

如果我們真的動手做起這個來,我的目標就是要把每一份文獻的每一篇小故事收集起來,綑在一塊,配上帥到掉渣的精裝封面,讓它跟你書架上的其他作品看起來超級搭軋。

這會在短篇小說的方面給你多一點的選擇,如果你有意願收集的話啦。我們會繼續搞我們的二合一短篇合集(就像我們最近上市的Perfect State + Shadows for Silence合集一樣,譯注:兩本短篇小說,後者是寰宇故事)。所以如果你喜歡小規模的故事,我預料接下來很多東西最後都會以這種模式登場。不過,如果你喜歡的是大陣仗的玩意兒,每十年左右我們也會出一部更大部頭的精選集給你。

還有很多正在發展中的計畫。現在我在考慮要不要搞一個《寰宇未知秘典 Arcanum Unbound》的東西出來,裡面應該會有一張涵蓋寰宇各世界的星圖。4

發展中計畫

還有一些你可能從來沒聽過的計畫,不過目前也沒有什麼跡象顯示它們一定會被出版。我可能會對它們隨便修補敲打一番——不過我真的沒辦法告訴你它們什麼時候會釋出。

新的青少年系列(Young Adult)

我正在構思一個和《審判者》系列同一個出版商的新YA系列。我現在不能透露太多,雖然《禍星》巡迴時我可能會有幾項公告。如果情況順利,這個三部曲的第一冊就會是剛剛提到,在颶光3和颶光4間的三本短篇小說之一。

我一定要一直想一些事情來做,就算只是在我腦海中也一樣,這是為了避免自己文思枯竭。我對目前的這個系列感到興奮,也積極琢磨它的輪廓。不過直到明年夏秋,颶光3的大局抵定之前,我不會全力投入這個系列的創作。所以目前不用太期待它會釋出。

狀態:琢磨中


Adamant

你們有些人可能已經聽過了,或者看過一些這個太空史詩系列的片段。我已經在這個世界完成了一篇小說,覺得還不錯,不過目前沒有很肯定的計畫要把剩餘的完成。也許颶光系列完成而且讓我滿意之後,我會改變主意(兩個計畫之間的休息時間,我總會想要玩點不一樣的。譯注:例如《審判者》系列)。再看看吧。不過2016年我沒有要釋出這玩意兒的計畫。

狀態:混沌未明


Dark One

一個山德森宣言的常客,內容大致敘述一個男孩發現了自己是Dark One,一個預言中注定要摧毀世界的人物。我目前對這故事的概念還算明確,不過感覺現在不是寫這個的好時機。我把這故事的草件連同其他的YA稿子寄給藍燈書屋(Random House)的編輯們,而最後我們都同意另一個計畫接在《審判者》系列之後會更好。

Dark One一定會完成,不過不是現在。

狀態:開工日未定


Death by Pizza

我最近對這本書有了很大的突破,尤其讓幾個主角變得更有趣了點。(給一些不知道這東西的粉絲,這本是在寫一個擔任披薩連鎖店老闆的死靈法師。)不過,這是一個非常走鐘的計畫,我基本上只是拿來寫好玩的(雖然我對整本書已經有了很完整的架構)。

我不打算在最近寫這個,雖然我粗略把它當成是另類的YA系列,現在弄這個實在有點怪。最後應該會寫完吧。

狀態:未知

龍鋼/帕提內爾的騙子(Dragonsteel/Liar of Partinel)5

這是霍德的背景故事,也是整個寰宇的前傳(譯注:霍德Hoid是一個超重要的角色,本部落格之後會詳細介紹)。這個系列最後絕對會完成,不過颶光系列完成前我不會開工。(我是指十冊),所以不要為了等這個系列而廢寢忘食。

狀態:差得遠


Silence Divine

這個故事也是山德森宣言的常客啊。(內容大致介紹一個可以藉由疾病獲得魔法能力的世界,譯注:這個世界個人譯作亞稀恩Ashyn,和羅沙在同一個太陽系裡)

我才剛在這個短篇故事上有點斬獲,不過還沒有時間完成它(我相信,這和我在《颶光2:Words of Radiance》巡迴時讀的東西有關)。這故事設定在寰宇裡,我有排定計畫要完成它——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實行。可能也是好久以後了。

狀態:混沌不明


Soulburner

這是另一個去年半夢半醒中發展出來的概念——一部把太空歌劇與奇幻的融合作,就像《沙丘系列》或《星際大戰》那樣。這些設定超棒,我也超愛,絕對會讓你們耳目一新。

不過我還沒有一個完整的故事架構。我在這裡公布出來只是要讓你們知道還有很多詭異的東西在我腦袋裡面肆虐,想辦法讓自己被公布於世。這不是我目前計畫會動工的東西,不過如果我釋出了,你就可以和其他粉絲說:「啊哈!這個我之前就知道了」

狀態:開工日未定


Aether of Night

另一本跟《伊嵐翠》差不多時間就寫好的作品。也是另一份還不差的作品——不過顯然還需要好好修飾一番。

我改天應該會開始處理這本書。在那之前,如果你想先看看原稿,你可以用這個網址跟我們申請一份(算是達謝你們能看這篇超長的公告看到這裡。)

排定的小說上市行程表

很有可能我沒辦法信守承諾,但如你所見的,這是我目前對接下來小說的釋出行程。(不包含我在需要寫點新東西時,額外的短篇小說或故事):

2016年一月:《迷霧之子》第1.5系列第三冊(Bands of Mourning)
2016年二月:《審判者3:禍星》(完結篇)
2016年六月:《邪惡圖書館》第五冊
2017年某時:《颶光典籍3:引誓之劍》(個人暫譯)
2017年某時:《陣學師2:Atzlanian》
2018年春:新的YA系列第一冊
2018年秋:《迷霧之子》第1.5系列第四冊(The Lost Metal)
2019年某時:《颶光典籍4》
2019年某時:新的YA系列第二冊
2020年某時:《伊嵐翠2》
2020年某時:新的YA系列第三冊(完結篇)
2021年某時:《颶光典籍5》(第一個五部曲完結篇)
2022年某時:《伊嵐翠3》(完結篇)


總結

好的,別說我當初沒警告你這一串公告會很長。

又過了一年了。好多旅程,也認識了很多人,簽了很多書。我的第十年,依舊如此。過去這十年,我一直將自己視為奇幻市場的新秀,但我想現在該是承認——儘管還不是老鳥——自己已經成為圈內最具公信力的人物之一了。

一如往常,你們讓這一切變得可能。現在該是時候望向嶄新的另一年了。聖誕快樂,當然,克羅斯嚼腦日快樂,獻給你們每一個人。


布蘭登山德森,2015年十二月。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