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者號與十字弓

「天啊!你又盯著她看了…那個瘸腿女孩是哪裡吸引到你啦?」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不如這樣說吧,可能反過來正是因為她那一跛一跛的走路方式才吸引了我。

「你覺得我能約她去吃頓飯嗎?」我仍然望著那位跛腳的女孩,她會答應嗎?

「你是被曬昏頭了嗎?你有看到那女孩是從哪裡走來的嗎?皇宮!颶他的皇宮!她鐵定是某個有錢老頭的私生女…」拉杰無力的踢了下桌子!

桌上的野斧犬雕像跟著跳了起來,四腳朝天。怒靈從拉杰的額頭旁冒出。我拿起攤位上的怒靈木雕跟那一閃即逝的靈比對了一下。我相信些許的悅靈會出現在我的眼尾,或許還有一些讚嘆靈。

我在整個賽勒那,還沒有遇過比他更厲害的雕刻師傅,只有幾次去卡布嵐司旅行時,曾經在那兒的店舖看過比拉杰更精湛的手藝。

可惜,拉杰雖然是位大師,但他是位糟糕透頂的商人,作為一個住在賽勒那的賽勒那人,這些可讓他吃了十足的虧。

幸虧,幸虧有我,賽勒那口才最好的賽勒那人…

「唉!恩爾斯!她走過來了耶!你的跛腳女神走過來了!」拉杰拍了拍我的肩膀。「你的眉毛亂成一團…唉呀!來不及了…」

跛腳女孩駐足在我們的攤位前,瀏覽著阿杰的雕塑,我可以從她的眼神中看出她對拉杰大師的讚嘆。最後,她將目光停留在一艘我們許久都賣不出去的木雕船上。

「她在這裡擺了很久了,正等著別人載她出航呢!」我故作自然地說道。希望我額間沒有冒出恥靈…

「她有名字嗎?」女孩問。

「冒險者號。」拉杰說。女孩的目光移到阿杰身上。

「這些傑作都出自賽勒那最厲害的拉杰大師手裡!妳看到小店裡的傑作通通都是拉杰大師的寶貝,當然也包括您手裡的那艘冒險者號!」

「那這要多少?」女孩問。

「哎呀..那艘是非賣…」

「那送給光主吧…」拉杰低聲說「我們沒有在做船的雕塑了。那是最後一艘。」

女孩抬起頭看著阿杰,露出遲疑的表情。

我望向阿杰,捕捉到他的眼中那一閃而過的悲傷。拉杰曾是名水手,他到過卡布嵐斯,到過雅列席卡,甚至去過賈.克維德…我知道是甚麼讓他不再出航,但那是我們之間共同的秘密。只有我知道,他的雕塑中住有著靈。

女孩似乎察覺到了拉杰的不對勁,她將目光移至擺放在地上的木製十字弓,

「這個好精緻阿!那這個有要賣嗎?」女孩的神情透漏著挑戰,完美的商人靈魂。如果得到的東西是免費的,反而會失去交易中博弈的樂趣。我想是拉杰說要把冒險者號送給她,反而激起了她挑戰的情緒。

那個十字弓很顯然看起來就是店主的私人物品,拉杰看了我一眼,他似乎已經從回憶中回過神來了。他將榮耀靈的雕刻推到我面前,示意我接受挑戰。

「那是我們的鎮店之寶,這個…平常是不賣的…」遊戲開始。我將榮耀靈握入手中。

女孩終於露出調皮的笑容。問道:「現在可不是平常的狀況,到處都傳言滅寂即將要再度來臨了。我也想在這之前做好準備。」她比了比自己的腳「我認為學習使用十字弓對我來說是個好選擇。」

是的。女孩說的沒錯,相較於長弓或是短弓,十字弓雖然製作上較於費工,可是它能使一位幾乎沒有受過訓練的跛腳女子,殺死一位訓練有素的士兵。最厲害的是還將她的瘸腿變成了她的武器。

如果想要買十字弓,那街角的武器店多的是…如果妳是觀光客的話,還能得到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折扣,外加一成的手續費,比我們這裡划算的多…如果我不想賣出這把弓而只是想惹顧客生氣的話,我大可這麼說。一個好的賽勒那人是不會惹他的交易對象生氣的。

我輕輕的將弓舉起,搭上拉杰遞過來的箭。

「這把弓很特別,只能使用由我們自己生產的木箭,你在其他地方取得的箭是不能使用在我們這把弓上的。但是比起一般的十字弓,雖然全木製在發射威力上會有所減弱,可是妳幾乎感覺不到它的重量,連未經訓練的女孩都能輕鬆命中目標。」

「這麼厲害!我能試試嗎?」她指著我身後一塊未完成的木板,上頭剛好有完美的木紋構成一圈一圈的箭靶。

「現在?在這裡?還是不要吧…萬一…」

「疑?你不是說連未經訓練的女孩都能輕鬆的命中目標嗎?」她露出故作天真的笑容。

哎呀!我朝拉杰吐了吐舌頭,沒想到兩三下就被擺了一道。

「好吧,那我請拉杰先示範給妳看。」拉杰接過弓。

颼!他連眼睛都沒瞇一下就命中了紅心…這傢伙怎麼都沒露過這手給我瞧瞧…

這時已經有一些其他的顧客圍了上來,許多人已經被攤位上精美的木雕吸引了,而更多人的則是將注意放在了這位跛腳女孩身上。女孩接過我重新搭好的弓,瞇著眼瞄準了我身後的靶。

她這時不好意思地朝著我露出了苦笑,向我輕聲地說:「我們看起來像是一夥的,等等記得要付我演員費喔…」

颼!那箭雖沒命中靶心,但是落在一個令人十分滿意的位置。觀看的群眾紛紛拍了拍手,女孩轉身對鼓掌的群眾微微作揖。

「這真的是一把完美的十字弓…」她將弓遞給我。「我好希望自己能有一天有理由帶著它去冒險,如果我現在拿著弓回去,我可能會忘了我自己是個瘸腿的笨女孩。」

我在腦內閃過了幾千種女孩瘸腿的原因,卻只能朝她報以無奈的微笑。

「起碼妳能帶走她。」我拿起名為冒險者的木船模型。「這是拉杰大師說要送妳的,拒絕可是會傷透了他的心的。」或許還有我的。

她收下了模型。對我和拉杰點了點頭,一跛一跛地離開了我們的攤位,而我與拉杰,很快的便又投入了忙碌的午後,多虧了女孩的十字弓表演,那個下午我們的生意異常的好。我跟拉杰都很有默契的沒再提起那位女孩的事,畢竟她那無法出航的苦悶,我們比誰都還要了解。



隔天,我們一如既往地來到攤位。一如既往的人潮,一如既往的天空,一如既往的我們。而那位女孩卻並非一如既往,她手裡抱著一株奇特的植物。站在我們未開張的店鋪前。

「我可不能白白收下拉杰大師的傑作。」她說。「所以我帶了禮物要給拉杰大師。」

「還有…」她接著說「我還沒命中紅心呢!我可不希望滅寂來臨的時候手無寸鐵,十字弓先生。」

「我的名字是恩爾斯…十字弓是阻止不了寂滅的,小姐,不過厲害的弓手連碎刃師都能擊敗。」

「希望我不會有需要面對碎刃師的一天,喔!還有…」背對著陽光的她朝我露出了昨日未曾出現的溫暖微笑。

「我的名字是芮心。」

看來她還沒放棄冒險。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